Exhibition details ::: MMK Frankfurt am Main

埃德·阿特金斯(Ed Atkins):军团Corpsing)

MMK 1主展馆

2017年2月3日 — 2017年5月14日

技术化,自动化和数字化如何影响我们个人的生活现实?这是埃德·阿特金斯(Ed Atkins,1982年生于大不列颠牛津)所做的重要问题,他在MMK法兰克福现代艺术博物馆的MMK 1中进行了广泛的展示。
 
阿特金斯被认为是新兴的一代艺术家的先驱,他们对数字媒体的快速发展及其对我们对图像和我们自我的感知所带来的根本性变化给予了批判性的反思。在他的数字生成的电影作品中,他创造了一个超现实的图像世界,因为它是人造的,在完美模拟和技术缺陷之间模棱两可的摇摆中,令人深感不安。

在展会上,MMK展示了两个通过几个房间展开的电影装置。在他们之中,阿特金斯创造了一个虚拟的主人公,他的形象不断进一步发展,在人造世界里经历着深刻的危机。所有听到的声音都是阿特金斯的声音,他是所有文本的作者。他还用现有的数字手段自己创作了他所有的绘画世界。


展览标题“军团”引用计算机生成的模拟的内在矛盾。尽管它们传递着一个独立的物质世界的幻想,但它们绝不是一个技术故障揭露的构造,只能作为欺骗和纯粹的现实说明。术语“军团”来源于剧院里的一种表达方式,主要是喜剧演员的即兴发挥,这种表达方式让阿特金斯产生了浓厚的兴趣。演员扮演的角色永远不可能获得真正的身材,只能“体现”它。 “军团”描述了演员和他的角色之间的区别,比如他忘记了自己的台词,或者突然笑了起来。

在MMK 1展览上展出了艺术家最近的两件作品 - 2015/17年度的黑瑟电影安装和2016年的安全行为 - 空间上的独特性。 “黑瑟”在MMK 1的一楼六个房间展开,面积约800平方米。特别是在这个空间,艺术家将作品发展成一个五频道的装置,并将其扩展到迄今为止最大的尺寸。将虚拟空间转换为真实空间,直接引用第二层空间结构,将建筑作为一个整体元素。在《黑瑟》中讲述的故事是受到了真实事件的启发。2013年,一位佛罗里达州的年轻人在他的卧室里突然打开了一个粪坑,“被地球吞没了”。电影的主要布景是夜间的卧室。从照片拍摄的角度看,观众有一种凝视的感觉,那是一间废弃的真人大小的玩具屋。其他的镜头显示了一个年轻人躺在床上的特写镜头,脸上有痛苦的表情,或者蜷缩在角落里。这一场景伴随着一首夸张的浪漫歌曲,歌词中提到“我花了很长时间才把我的脚从地上拉回来”——暗指失去心爱的人以及一种极度孤独的感觉。这首歌的情绪性与现场的人造性形成了鲜明的对比。复制与现实之间的界限变得越来越模糊,而艺术家所拥有的近乎完美的极致,在主人公身体和情感的脆弱中开始崩溃。阿特金斯向我们展示了他的主人公的世界是如何在他周围崩塌的,并消失在一个数字和非物化空间的绝对虚空之中。在这个过程中,艺术家通过模拟图像的干扰和频率误差来解构数字幻象。


在“安全行为”的工作中,在三个大型LED屏幕上显示,我们认出了同样的主角,现在在机场安检点的传送带上。数字生成的房间是空的。这个年轻人把自己的旅行用品和衣服都穿上了,并最终把自己的身体部分放进了安全箱。他把脸上的皮肤剥下来,然后是血和内脏,然后带着枪、奇异的水果和其他东西滴进箱子里。和黑瑟一样,主人公愤怒的脸暗示着身体和情感的脆弱,从而产生了人性的幻觉。
 
在法兰克福贸易展览会内展示了埃德·阿特金斯作品“军团” - 这是BHF-BANK-Stiftung(基金会)(BHF-Bank是一家德国私营银行)的一项倡议。
 

沪ICP备14044867号-26